当前位置:主页 > 医疗器械 >

云南巧家新生儿住院夭折 家属质疑病历诸多疑点

2017-02-28 15:13 | 来源:华西都市报 | 点击次数 :

 2017年2月12日这一天,对于云南省昭通市巧家县第一中学语文教师陈正彪来说,是一个大喜的日子,其妻子晓芳(化名),在该县仁安医院住院部产科,剖腹产下一乖巧可爱的男婴。已经49岁的陈正彪老来得子,欣喜不已,竟一口气跑到超市,为刚出生的儿子买了几百元的婴幼儿用品,并盘算着今后怎么将可爱的儿子抚养成才。

   不料2月18日下午,一个归属地显示为云南保山的电话通知,令陈正彪夫妇犹如五雷轰顶,保山电话称孩子情况不好,需要家属赶到医院。当晚,陈正彪的儿子夭折在医院

   短短几天时间,陈正彪夫妇经历了喜悲两重天。“前两天还在吃奶并一切正常的儿子,怎么说走就走了?”在反复查看了医院的病历发现诸多疑点后,陈正彪夫妇决定,不惜倾家荡产,也要为死去的儿子讨个说法。

   2月24日,当地气温零下2℃,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迎着漫天飞雪驱车赶赴金沙江畔的巧家县。   

   丁丁生前照片。

   家属:细查病历发现诸多疑点

   巧家县城所在地的白鹤滩镇,目前正在建设金沙江四大梯级水电站的第二级-----白鹤滩水电站,尽管四野白雪皑皑,但电站工地仍然热火朝天,一片繁忙。

   在当地,陈正彪夫妇算是文化人。今年49岁的陈正彪是当地中学的一级教师,43岁的妻子晓芳是当地小学的高级教师。国家二胎政策放开后,这个重组家庭便开始着手准备。2016年,晓芳怀孕。2017年2月12日凌晨3点左右,晓芳在家羊水破裂,就近选择巧家县仁安医院待产。2月12日中午11时50分左右,晓芳在仁安医院住院部产科剖腹产下一男婴,取名为丁丁(化名)。

   据陈正彪介绍,在丁丁出生后的4天时间里,吃奶等各方面都很正常。2月16日上午8点过,产科护士口头告诉他孩子脸色有点黄,建议到二楼新生儿科做黄疸检测。按照护士的吩咐,陈正彪立即抱着孩子到医院二楼新生儿科做黄疸检测。“经过检测,医生口头告诉我黄疸检测结果是13点几、14点几,并说孩子需要蓝光治疗。”陈正彪说,他在交了1000元现金为孩子办理了入院手术,并填了一张接收患儿凭证后,孩子就被收治封闭治疗。

   “孩子住院期间,我们多次去探视,都没有任何异常,只是2月17日两次探视孩子时,晓芳说发现孩子越来越瘦,黄疸检测值变高,晚间吃奶时都没有以前的劲大,吃奶量也变少了。当晓芳提出要将孩子抱走时,医院拒绝了。”陈正彪说。   

   陈正彪展示,2月16日上午9点,医院的新生儿护理记录单上显示正常,此时,病历中却又出现了一张家属没有签字的病危通知单。

   “我是仁安医院儿科的医生,你过来下。”2月18日下午1点59分,晓芳突然接到一个归属地显示为云南保山的电话通知,称孩子情况不好,需要家属赶到医院。当陈正彪夫妇急急忙忙赶到医院时,看见孩子插上氧气、输液管、心电监视器,已是气息奄奄,濒临死亡,两位护士正对孩子进行处理。

   对此,陈家人提出:“医生为什么不用医院内部电话号码告知孩子家属,而用一个外地手机号码?而且,直到孩子去世,我们仅接到过这个电话,为何病历中凭空多出两张没有家属签字的病危通知书?”

   陈正彪告诉记者,2月18日下午五点过,孩子连同输液管、氧气袋被抱上停在该院院内的救护车,准备转院,刚上车,车未启动,就见护士又慌慌忙忙把孩子抱回新生儿科。他们随即联系巧家县卫生局医政股的工作人员,要求对孩子病历进行查封。当天晚上7点左右,院方口头告知家属,孩子已丧失生命体征。

   陈正彪说,丁丁的离去令他们一家人悲痛不已,其妻子更是终日以泪洗面。在他们仔细查看了医院的病历后,发现里面有诸多疑点。如丁丁是2月16日上午才住进该院儿科做黄疸检测,但该院儿科主任万红成,在2月15日就在病历上签上了名字,难道医生有先知先觉,提前一天就知道丁丁要来住院接受黄疸检测?还有,2月18日上午,医院的常规体检上显示,孩子正常,但2月16日,医院就在病历中放了一张没有家属签字的病危通知书?针对该院儿科病历上多次出现时间、病情前后矛盾等情况,陈正彪夫妇怀疑病历是否被篡改?特别是丁丁死亡的座谈会上,该院儿科主任万红成一直没有露面介绍情况,他究竟到哪里去了呢?为什么直到2月21日,巧家仁安医院才把死亡证明送到巧家县卫计局?”这些,都令陈正彪夫妇百思不得其解。

   陈正彪说:“孩子去世后的座谈会上,院方表示若要调解赔偿,愿意在10万元以内解决,难道孩子的生命还不值10万元?如今孩子都没有了,我们只想给孩子讨回一个公道。”

   陈正彪展示,新生儿接收凭证上写的入院时间为2017年2月16日,然而入院记录上面医生签字确认的时间缺位2017年2月15日。

   医院:将申请医疗事故鉴定

   记者了解到,巧家县仁安医院是昭通市最大的一家民营医院。2004年,通过招商引资入驻巧家。目前该院有开放病床300多张,职工300多人,设有儿科、产科、妇科等临床科室,是目前巧家县开展诊疗科目最多的医疗机构,现正在申报国家二级甲等医院

   针对死者家属提出的疑问,2月25日上午,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来到巧家县仁安医院,该医党支部书记、分管医疗事故调解的负责人张发才接受了采访。

   据张发才介绍,陈正彪的儿子在医院不幸死亡,我们理解家属的心情。至于家属提出病例上日期的书写错误等,这不是关键,只不过是医护人员在书写时的疏忽,不是孩子的死亡原因。孩子死亡原因的关键,应该是病例上的用药和用药的剂量等。对于家属提出的医生篡改病例问题,张发才说,“篡改病例是要承担法律责任的,谁会冒着这个风险去改,我认为不可能。”

   对于医院人员用云南宝山电话通知家属这一疑问,张发才解释,医院招聘的医护人员来自全国各地,用归属地不在昭通的电话通知家属,也可能是某个医生或者护士用手机打的,我们一定会查出是谁打的电话。而儿科主任万红成为何一直不出面,张说根据国家的有关规定,为防止患者家属对医护人员造成不必要的伤害。张表示,既然自己作为院方负责人已经出面参加座谈和调解,就代表了医院的态度,不需要由医生出面。

   对家属提出没有看到孩子的两次病危通知书问题,张发才说两次都是院方口头告知家属的,由于家属拒签,医院已尽到告知义务。

   “根据云南省关于医疗事故调解的相关规定,如果属于医患和解赔偿的,只能在10万元以下进行,我们是严格按照规定执行的。”张发才表示,对陈正彪孩子的死亡问题,医院的愿望是按照国家规定的司法程序,申请进行医疗事故鉴定。“等医疗事故鉴定结果出来后,医院该承担多少责任就承担多少责任,这样,也好给医院一个清白,给家属一个明白。”

   管理部门:已请专家进行尸检

   据巧家县卫计局有关人士介绍,陈正彪孩子去世的当天晚上,该局医政股长周朝伟就去了仁安医院,在医院约半小时后,周朝伟告知陈正彪,说他有事准备先离开。后来在陈正彪的的请求下,周股长才留了下来。随后,死者家属被通知到该院六楼,和院方人员一起座谈。参加座谈会的人员,包括巧家县仁安医院总经理全在刚、医生朱仁超和另一名护士,周朝伟股长和后来到达的巧家县卫计局副局长邓建兴等。但此次座谈会没有得到双方都满意的结果。

   2月21日,陈正彪、张发才等人代表医患双方,被通知到巧家县卫计局,同邓建兴副局长、周朝伟股长等再次进行座谈,但医患双方意见仍未达成一致。目前,当地卫计部门已将此事逐级上报,并委托了昆明医科大学的专家赶赴巧家,对丁丁的遗体进行了尸检,并取样送至昆明鉴定,尸检结果预计两三个月后才能出来。

   2月25日上午11时左右,记者和巧家县卫计局副局长邓建兴电话取得了联系。邓告诉记者他在乡下,不便接受采访,并说请该局医政股长周朝伟来接受采访。当记者再次联系邓建兴时,他说周朝伟电话一直无法接通。随后,记者多次拨打周朝伟电话,但始终处于关机状态。

   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田富友 伍雪梅 实习生陈杨摄影报道
 

相关图文

本网文明办网,共创优质互联网互动环境     不良信息举报:1225118@qq.com

商务合作:QQ 1225-118     技术支持:搜虎网

大中华新闻 时尚娱乐 大中华 中华视窗 快速消费品 关中网 陕西新闻 镇安县 乳品 快消品招商 陕西旅游 搜虎资讯 乳制品 快消品代理 游戏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