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医疗监管 >

打击原料药囤货居奇 市场监管总局“三定”方案强化反垄断职责

2018-09-12 13:34 |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 点击次数 :

本轮国务院机构改革方案敲定后,各相关部委“三定”方案于近日陆续公布。

9月10日,《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职能配置、内设机构和人员编制规定》显示,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承担市场综合监督管理、反垄断统一执法、监督管理市场秩序等职责,下设法规司、反垄断局、价格监督检查和反不正当竞争局等27个机构。

在业内人士看来,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三定”方案的落地,将对反原料药垄断起着更好的规范作用。就在不久前,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价格监督管理局委托中国化学制药工业协会,组织相关企业参加原料药供应情况座谈会,就原料药价格及垄断问题进行详细汇报并提出建议。

实际上,从此次座谈会也能看出国家机构职能调整的端倪,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正式开始接替发改委、商务部和工商总局,对市场价格和垄断实行监管。

“‘三定’后,对于查处原料药垄断将更为公正、有效。之前可能会有发改委、商务部和工商总局同时查某个企业的情况,‘三定’方案出台后,监管部门三合一,有效为企业减负,也有利于统一执法尺度,促进行业规范。”一位上市药企政策事务总监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

原料药反垄断力度或加大

今年3月,第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批准的国务院机构改革方案提出,将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的职责、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的职责、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的价格监督检查与反垄断执法职责以及商务部的经营者集中反垄断执法等职责进行整合,组建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

9月10日下午,“三定”方案出炉,对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的职能配置、内设机构和人员编制进行详细规定,国家市场监管总局正式开始接替发改委、商务部和工商总局,对市场价格和垄断实行监管。

对此,一位业内资深人士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三定”方案出炉后,对垄断监管的处罚金额可能不会变动太大,力度加强主要体现在各部门间的合作。“之前是对企业处罚款就结束了,以后的调查会有更多部门参与进来,罚款之后还会有一系列的联动调查。”

在北京鼎臣咨询创始人史立臣看来,“三定”方案出台将有利于加大对原料药垄断的监管力度。同时,史立臣指出,希望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能够加大处罚力度,建立长效的市场监控机制,对原料药货源、企业库存和市场交易行为跟踪监测,密切关注涨价明显的药品及原料药生产流通企业,必要时开展成本价格专项调查。

而在上述总监看来,监管部门在反垄断职责上的合并,有利于执法尺度公正统一,促进行业规范。“商务部不了解药品的生产流程和整个产业链,处罚可能产生偏差,发改委和工商总局也会因为自身特点对案件作出不同的判定,因此反垄断职责合并之后,有利于促进行业规范。”

在史立臣看来,“三定”方案出台将有利于加大对原料药垄断的监管力度。并希望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加大处罚力度,之前有些罚款只占企业非法收入的1%到10%,这实际上对垄断企业来说处罚金额并不大,不能对相关企业起着威慑作用,与此同时,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应该建立长效的市场监控机制,对原料药货源、企业库存和市场交易行为跟踪监测,密切关注涨价明显的药品及原料药生产流通企业,必要时开展成本价格专项调查。

原料药价格暴涨待破解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发现,许多药企非常关注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的反垄断职责,与原料药价格上涨浪潮不无关系。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曾调查发现,今年以来,有多种原料药的价格暴涨数十倍,如一则主要用于鼻炎、皮肤黏膜过敏及缓解流泪、打喷嚏、流涕等感冒症状的原料药马来酸氯苯那敏(扑尔敏),价格从400元/kg上涨58倍到23300元/kg。

原料药价格暴涨也直接导致制剂价格走高,如2017年6月,去乙酰毛花苷注射液的湖北省招标价格以及北京医药集采中心公示价格均为5支装每盒55元,即每支11元。

今年4月1日,上海旭东海普药业有限公司发布通知称,因原料价格大幅上涨,生产成本也相应提升,故我公司生产的去乙酰毛花苷注射液(2ml:0.4mg,2支/盒)供应价调整至116元/盒(含税),平均每支58元,上涨逾5倍。

上述上市药企政策事务总监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分析称,原料药垄断有主客观的原因,如由于环保监管日趋严格,原料药生产企业需要优化工艺,或在原先条件下缩减生产规模,这些都会导致原料药价格上涨,而且原料药上游的化工原料生产企业也面临同样的问题,某些品类只有少数几家原料药企业可以生产,客观地形成了寡头垄断形势。

“因为产业链等相关原因,价格上涨20%到30%属于正常,但如果突然上升3倍以上,就是存在垄断和不正常竞争的现象了。很多情况下是一些中间的原料药销售商形成垄断,将相关原料药直接买断然后囤积,最后以20-30倍的高价出售牟利。这种就需要相关部门介入。”上述总监指出。

史立臣举例说,某种原料药有ABCD四家原料药企业生产,某商业公司出面,分别与ABCD四家谈全国总包销协议。在总包销协议下,ABCD不得参与某商业公司营销,包括提价。之后,商业公司开始提价,多次提价后,商业公司就可以获取相当丰厚的垄断利润。

在上述商业模式操作下,原料药价格直线攀升,下游制药企业叫苦不迭,也直接影响患者用药。对于经销代理式垄断,国家发改委和原国家工商总局等也一直在进行反垄断查处。

不过,上述总监也指出,以往会有多个部门单兵作战,很多部门各自去查处同一家企业,没有协同性。“部分药企因为恶性竞争,同时向国家发改委、原国家工商总局、商务部进行举报竞争对手,三个部门的人分别对企业进行立案调查,被举报的企业将花费大量的时间和精力应付调查。”上述药企总监举例称。

相关图文

本网文明办网,共创优质互联网互动环境     不良信息举报:1225118@qq.com

商务合作:QQ 1225-118     技术支持:搜虎网

大中华新闻 时尚娱乐 大中华 中华视窗 快速消费品 关中网 陕西新闻 镇安县 乳品 快消品招商 陕西旅游 搜虎资讯 乳制品 快消品代理 游戏资讯